吉林源晟财务——行业佼佼者!
13634310086 [email protected]

为何“税越降越多?#20445;?/h3>    2018-12-24 02:28

减税与税收增长,似乎成了一个难解的谜题。一方面,财政部部长刘昆11月表示,今年全年减税总额预计将超过1.3万亿元,高于今年年初设定的1.1万亿元减税目标。另一方面,今年前三季度全国税收收入增长13.2%,尽管增速回落5.1%,但不少企业还是发出了“税越降越多”的调侃。?#28304;耍?#19968;些专家解释说“这跟经济增长有关”。

经济增长确实会拉动税收增长,但不能掩盖一些企业税负增加的事实,不然就不会出现“税越降越多”的质疑。在宏观层面谈问题,需先了解微观层面的实?#26159;?#20917;,知己知彼,说话才有力。比如现阶段,有的企业经济增长了,有些企业则相反,“抱团取暖”、“准备过冬”等网络?#26376;郟?#20063;不是空穴来风,而质疑税收越来越多的,正是这些准备过冬的企业,也大都是?#34892;?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rder: 0px; font-size: inherit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民营企业

要解答“税为什么越降越多?#20445;?#20854;实是有?#35759;?#30340;。一是我国的税收征管体系庞大,国?#39029;?#21488;的降税政策,运行到基层就有可能“西施变东施”了;二是各地经济发展不一,同一降税政策在各地执行时“把握的尺度”有差异,经济发达地区会“放水?#20445;?#31246;源紧张地区则会“拧紧阀?#25319;保?#19977;是很多企业还不懂得通过税务规划,来依法减轻自身负担。这三个要素应该是一些企业“税越降越多”的主要原因。

笔者摆出三个事实,希望大家借此了解“税为什么越降越多”。

第一个事实是:税务局征税不仅仅依靠税率,在法定的税率之外,还有很多“偏向”征税的法规条款,这些条款对企业?#27492;?#37117;是限制性的。

比如增值税,其原理?#21069;?#24046;额交税,即用收入应缴纳的税款,减去支出垫付的税款,把差额上交国库。如果?#35805;?#31246;?#24335;?#32435;增值税,那降一个百?#20540;?#23601;是一个百?#20540;悖?#25928;果肯定十?#32622;?#26174;。但在我国的税收实践中,增值税的征收不仅依据税率,还依据各种“限制性”法规,?#20174;?#31246;收入要全部按企业适用的税率计缴税款,但企业在支出时垫付的税款,不能全部抵税。收入要全部纳税,支出却不能全部抵税,就拉大了收支的税款差额,这个差额其实属于“多收”的税款。目前我国增值税法规明文规定不能抵税的支出项目有工资薪金、社保福利、银行贷款利息等等;人力资源密集的服务企业,主要支出是工资薪金,这些支出不能抵税,税负就降不下来。

在“以票管税”的制度下,抵减增值税还有一个硬条件,那就是必须依据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,即企业在支出后只有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才能抵税,取得的普通发票就不能抵税。目前大力推广的电子发票就属于普通发?#20445;?#37117;不能抵扣增值税。开出普通发票的卖方如数缴纳了增值税,买方却不让抵税,这就用政策拉大了收支的税款之差,拉大的差额都是增加的增值税税款。何况“税款之差”可以由征收力度决定大小。所以,只降低增值税税率,不取消限制性条款,后者很容易将前者的降税效益抵消。

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一样,也存在应税收入都必须纳税、但支出不能全部抵税的限制。企业财会人员每年的汇算清缴,做的主要事情就?#21069;?#19981;能抵减企业所得税的支出项目调整出去,再在加大的计税基数?#24076;?#35745;算企业应该缴纳的税款,这肯定增加?#20284;?#19994;税负。

我国的税收制度借鉴了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文明,但在借鉴时,?#36134;?#26041;法全盘接受,减税方法选择?#36234;?#21463;,这种改变?#20284;?#25910;支计算原理的做法,是否会影响其体系的科学性?是否会加大我国税收的征收成本和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?

第二个事实是:税率还是原先设计的那个税率,但税收监管升级了,也更为严格了。

我国各税种的税率,基本是在征收手段落后的时期确定的,为确保财政收入,定的都相对高。但现在征收手段更新换代了,税率还是基本不变,税收自然会大幅度增长。这就好比打鱼,渔网还是那个渔网,但网眼变小了。

我国全面营改增后,为了保证税款的如数征收,一些基层税务部门还扩大了征收的口子,即原先不征税的项目,都纳入了征收?#27573;А?/span>

因此在降低税率时,一定要考虑“网眼”变小的速度,不然降下的一个百?#20540;?#20063;很容易被变小的“网眼”抵消。

伴随降税而来的,必定是税务机关严格的依法监管。“网眼”大时,企业的一些行为不会?#25353;?#32593;?#20445;?#20294;“网眼”小了,以前的某些行为说不定就“挂网”了。所以企业在?#26376;?#26041;面要格外注意,要依法纳税,依法节税,更不要有侥幸心理,违法乱纪,承担的可能不仅仅是经济处罚,还有刑事责任。

第三个事实是:财政收入指标最终?#23478;?#20998;解到基层税务部门头?#24076;?#21464;成基层所的税款征收指标。

这些指标都是提前确定的——比如2017年就确定2018年的征收指标;也是当年必须完成的,就是当年颁布降税政策,征收指标也不会下调,而且跟绩效?#24049;?/span>挂钩。所以,每当国家财税部门颁布降税新政时,最紧张的就是基层税务部门的征管人?#20445;?#20182;们担心降税政策影响征收指标的完成,就会在降低税率后,通过限制性条款或“开口?#21360;?#26469;保证税款征收指标的完成,要是全国的基层税务所一起加大征收力度,就会“按下葫芦浮起瓢?#20445;?#22312;全国税收指?#26207;?#21576;现“税越降越多”的现象。

上述三个事实说明了我国税收的复?#26377;裕?#20063;体现出其中的矛盾性。要正确地解决这些矛盾,就必须考虑全面要素,采取“中医系统治理”的思?#32602;?#25226;准脉,扎准针,对症下药。核心点还是在于税收法定,顶层设计要尽快地将税法的制定权、执行权和解释权三权分立,互为支撑,也相互管控。



长春注册,代理记账,工商注册,公司注销

江苏麻将机批发 一定牛彩票网app 天津时时结果空 3d十大专家杀号最准 ag电子竞技俱乐部四川 秒速赛结果官网 大乐透5十2精准预测 台湾时时彩的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浙江11选5开奖助手 吉林11选5推荐 加拿大28官网网站下载 篮彩专家推荐 17175捕鱼大亨下载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体彩11选五手机软件 澳洲pk赛车计划